WFU

2019年9月29日 星期日

中國的肺炎我該擔心嗎?


-


最近有幾個親友在對岸工作和要去旅行的親友和患者,問我對武漢肺炎疫情的意見,想想,雖然現在的時間點有點小敏感,但我應該分享一下自己親身在中國大陸待過的經驗,客觀的陳述我看到的事情。

SARS,對於很年輕的人來說,可能有點小陌生,但是對於像我們這種,有「一點點年紀」的醫護人員來說,卻是一個蠻大的惡夢。SARS於2002年在中國廣東順德率先爆發,並擴散至全球的一次全球性傳染病疫潮,直至2003年7月16日,疫情被逐漸消滅,至同年9月2日完全消滅。

當我們談到,中國大陸目前的疫情,嚴不嚴重?,讓我分享幾個親身經歷的小故事

(1)筆者曾在中國醫院交流一段不小的時間,親眼所見,一個官方工廠發生氣爆案,光是送到本院的死亡人數就有27人,另外還有其他6間醫院,有收治患者,最後隔天媒體和各大報的新聞報導是:「本次公安事件,死亡人數共【4人】」,因為不想讓民眾指責官方,數據被強迫美化

(2)親戚在上海出差時,同桌吃飯時,他都把盤裡豬肉挑出來不吃,結果對岸同事很好奇地問他:「你幹嘛都不吃豬肉呀?」
他回答:「現在豬瘟很嚴重也很可怕」
大陸人回答:「大陸沒有有豬瘟啊,你從哪裡聽到亂講的⋯⋯」
(3)紅黃藍幼兒園事件:2017年北京知名在美國上市幼兒園老師給孩子打針灌藥,讓嫖客來嫖小孩的事件。全國譁然,當時醫院內的許多同事們也都在討論,輿論壓力使得國家和警方也宣稱會徹查嚴辦。結果,一週之後,全國新聞突然都不再報導了,家長的抗議也都銷聲匿跡了,網上沒有任何消息,沒有人知道後續發生了什麼事。據說這家上市公司的股份很多是政府高官。



(4)內涵段子App全面封鎖:2018年中國政府無預警下架了用戶量高達2億,每日活躍用戶量超過1,100萬的論壇App內涵段子,網民們互稱「段友」。據稱導火線是甘肅段友俱樂部自發性組織群眾跨省份行善,為希望小學送禦寒物資,然而這個跨越了中共對民間集會的紅線。(只要是「集會」就是不行,就算是行善也是)


這些還只是最近剛好有看到或有知道的而已,另還有之前的「三聚氰胺」中國毒奶粉的事件,以及2018年8月爆發的長春【長生假疫苗事件】,每當這種人為可惡可悲的事情發生,人民也別無選擇,只能被動接受這個體制的全部,很多大陸人民轉為對公眾事務的冷漠無感,自求自己沒事就好,有錢的人定期跨境去香港買奶粉,帶家人出國打疫苗,沒錢的只能認命受害。

短短時間內就有好多次,政府做錯事,新聞報出來一兩天就全面被刪文等現象。因此剛好有看到的人,就會知道有發生,沒看到的人,就不知道原來在歷史上身邊曾發生過那些事,如64天安門事件,在中國的所有的所有媒體和台灣某一媒體,就完全找不到新聞。中共就是希望中國和台灣的人都以為,中共是人民唯一的選擇,中共政權是偉大不犯錯的。

故事說完了,回到今天武漢肺炎的討論,現在官方因紙包不住火,之前被迫公告有案例共7個,幾天後又更改為44例,實際案例數應該早就扶搖直上。





中共一聲令下噤聲,可以指揮所有中國媒體,都會配合掩蓋疫情和事實,還好,目前台灣不是所有媒體都聽中國指揮,明顯的也只有一家媒體集團。

在台灣,至少我們【暫時】有民主和法制的體系去監督,【暫時】不用擔心這些民生的安全。


一個資訊不透明的地方,旅行時,吃的用的吸的空氣,都要小心,更不要小看疫情,真心問我給家人的意見是:「要玩未來都有機會,世界很大,不需要拿命來冒險,健康安全至上」

以上只是個人經驗的陳述,有需要的自行參考,請不要有情緒性的留言,謝謝。